列印 | 關閉視窗
 
2018年中國印刷業 仍在重壓下尋求前進的方向
發佈日期:2018/2/28
消息來源:科印網
去年,印刷企業面對被誇大形容的生產污染,令到企業生存壓力陡然增大。既要面臨突擊檢查,又不時因出現霧霾而被要求停產,令紙價不斷向上竄升,整個行業徒喚無奈。

然而,不少企業卻在2017年調整過後,重整了組織架構,繼續整合擴張,並因為「去產能」而獲得與客戶談判的可能。對於印刷設備供應商來說,利好的信息似乎也更多。數字印刷設備供應商一如既往地銷售急增,掙得盆滿鉢滿;連前段時間過得頗為艱辛的膠印設備供應商都逐漸接到不少訂單。這一切都意味著,2018年的印刷業還將是在重壓下尋求前進的方向。

雖然,宏觀經濟的穩中向好為印刷業的振興提供了機會,但印刷企業都還將在相對困難的環境裡不斷地調整與改變自己,最終尋得適宜的生存方式,這可能還會需要一段時間。

2018年印刷業需要面對的問題是2017年的延續,主要表現在:面對環境保護的高要求,企業需要繼續在應對上做文章;在中國政府明令禁止進口包括混廢紙張在內的四大類24種固廢的規定付諸執行後勢必引發新一輪的紙價波動,這可能會危及印刷企業對成本的把控。

生存於社會的企業目的當然是為了盈利,但履行社會責任同樣責無旁貸,保護環境就是其中之一。習總書記早前曾表示:「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寧可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因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儘管針對印刷業的環境保護要求中,有些做法還有值得商榷之處,例如按產品(從事包裝印刷還是出版物印刷)而不是按生產工藝(凹印的VOCs排放遠大於膠印,包裝印刷同樣大量使用膠印)確定收費對象;以是否安裝了治理裝備作為執法標準而不是以實際排放達標與否為準繩;地區間不同的收費標準客觀上成了落後地區招商引資的旗幡;如此等等,但即便如此,治理還得進行,治理必然會增加企業的投入,導致生產成本的上升。

禁止未經分揀廢紙的入境對於減輕國內的環境污染無疑是件好事,但同樣會導致造紙原料緊缺、紙漿進口價格上浮的問題,令印刷企業的結果是生產用基本原材料的上漲。

除了上述共性問題外,每家企業都還有一些屬於自己企業的個性問題,例如企業當初是否經過環評?生產場地是否處於有資質的工業園區?生產地與註冊地是否一致?這些原本被忽視的問題在「去產能」的背景下、在印刷業不被人看好的情況下都有可能成為過不去的關卡。企業領導必須重視並努力加以解決,只有解決了這些基本問題,才有可能談論2018年企業如何繼續進步的問題。

生產工藝的調整也是這一輪印刷業調整的題中之意
2017年印刷設備市場的回暖與印刷業的調整有關。2008年由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性經濟危機,讓改革開放後持續了將近30年的經濟高速發展期告一段落,企業對下一步的發展需要觀察與調整。經過相當年份的沉寂後,打算繼續生存下去的企業出於重新定位市場的需要,到了必須對設備開展技術改造的時分。於是,膠印機市場終於有所復甦。這一輪投資的明顯特點是:採購的設備並非像以往一樣以標準配置為主,而是根據企業產品的實際需求,更多地採購五色、六色,甚至是帶有特殊組合要求的高端印刷機。這也說明,印刷人對市場與設備的把握更為精準,投資是為了盈利的。

數字印刷設備的熱銷,是因為在2016年的德魯巴印刷展上,海德堡、小森等著名的膠印機製造廠家紛紛踏入數字印刷設備製造領域,讓人們看到下一階段印刷技術發展的方向。事實上,這幾年數字印刷在建築裝潢、紡織印染、標籤印刷領域的發展步伐很快,因為從實際需求出發的按需定制有效減少了浪費和可能發生的報廢損耗。伴隨著中產階層的日增、個性化印刷量的增長,以滿足個性需求為特色又屬相對環保的數字印刷設備自然就更為走俏。這既有設備升級換代帶來使用方的更新需求,更有大量以前沒有進入數字印刷領域的企業因擔心落後於潮流,希望儘早入門,別落在這一輪技術改革的後面。

但是,偏高的採購熱情也讓人對一面是現有數字印刷設備的開工率較低,存在著「去產能」的要求,另一面是能級更高設備的引進是否會進一步拉低設備的利用率,導致更為嚴重的產能過剩?如果市場需求這個蛋糕的擴張沒有設備產能擴張來得大,那引發的勢必又是價格戰,這是值得警惕的。

共存是因為存在至今的每種印刷工藝都有著自身的長處
在數字印刷設備市場熱銷的同時,傳統膠印設備的市場同樣在恢復,這表示共存是市場的發展方向,因為生存至今的凹凸平孔四種基本印刷工藝能夠日久彌新,就說明它們都有著市場需求,都有著自身的生存空間。時至今日,我們不應該再幻想用新興的數字印刷工藝去取代傳統印刷,而是應該揚各種工藝之長,避各種工藝之短,合作共存。變化的僅是因需求改變、商業模式改變而導致的各工藝間的比例關係。

當然,共存並非是全盤繼承,不去做進一步的改進,而是要用好長處,改進短板。以在印刷總量中佔比達到四成還多的凹版印刷來說,雕版滾筒耐用、墨色厚實、適宜高速印刷是它的特色,但因為採用溶劑型墨,生產過程中揮發性有機物排放值較高。有數據稱,2016年中國產生的2,800萬噸VOCs排放總量中,印刷業貢獻了100萬噸,其中凹印工藝的排放佔到七成。因此,把溶劑型凹印墨改為水性凹印墨是有效減少排放量的當務之急,解決了這個問題,凹印顯然可以繼續生存,甚至活得更好,反之就擠壓了自身的生存空間。

必須指出的是,任何一場改革都是打破既有的平衡,水墨代替凹印墨,就減少揮發性有機物排放而言是好事,但這一改變勢必以降低設備的運行速度,增加更多的電能幫助水墨快速乾燥為代價,所以我們也得防止在著力於解決影響環境的一種問題時又帶來另一方面的問題,必須做到兩者相權取其輕。

在發展數字印刷的時候同樣如此,按需、可變、即時,易於滿足個性需求是它的特點,但過分依賴進口的數字印刷設備及耗材的市場現狀使得產品性價比較低,普通數字印刷設備印製的產品質量同傳統膠版印刷比還有差距。何況,膠印也在通過組織合版印刷、提升設備的自動化程度等方法,努力地在滿足短版印刷需求上下功夫。事實上,不少印刷企業已經走上數字印刷與膠版印刷並用的道路,綜合交貨期、產品價格、印數等多重因素,選擇採用生產成本最低、質量最好的工藝來滿足客戶。共存、揚長避短應該是今後印刷業的發展趨勢。

從材料到工藝的諸多融合更易滿足客戶需求
2017年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正式發布的《印刷業「十三五」時期發展規劃》,把「綠色化、數字化、智能化、融合化」作為方向。「綠色化」是生存的前提,「數字化」是時代的需要,「智能化」是發展的趨勢,「融合化」是現實的要求。

這堜珨〞瑪藻X不僅是指印刷生產工藝在產品加工中的相互融合,發揮各自所長,生產出具有創意、為消費者喜聞樂見的產品,更是包含著傳統印刷與IT技術的融合,創意設計與印刷生產間的融合,最常見的紙張與其他新型材料的融合等等,目的是讓產品更顯張力,更吸引消費者的眼球。在這個過程中得注意創新與環保的統一,別把追求印刷品的過度奢華當作是方向。
多工藝並重的做法在印鈔上使用得最為典型,為了防止假幣,集凹印、膠印、絲印,還有其他特種印刷工藝與印刷材料於一體。在數字印刷剛開始綻露頭角的時候,票據印刷就在原有生產工藝的基礎上通過增加數字噴頭解決了號碼的印刷問題。之後,類似的做法在藥包印刷的兩位碼生成環節得到普及應用。

現時,整合了多種印刷生產工藝於一體的專用印刷機也已經問世,可以通過增減滾筒來解決各種工藝需求間的變化,這對於提升產品質量,加快交貨進度,降低生產成本肯定會有幫助。可以相信,做好了多工藝在加工生產中的融合工作將會進一步增L企業的市場競爭能力。

2018年的印刷可能是產值增長較快而實物量有限增長
雖說2017年新設備的銷售出現回升,但鑒於國際社會貿易保護主義的抬頭、市場回暖還需要有個過程、調整依然處於進行時等多重因素,印刷業可能出現的狀況是:印刷總產值因為紙價的上漲將會繼續昂頭向上;實際印刷量可能僅會是有限增長。體現在產品上是有升有降:升的是包裝印刷,產品包裝未必出現大幅增長,但伴隨著快遞量的增加,運輸包裝的量將會繼續保持著較快的增速;降的是出版物印刷,其中用紙量佔比較大的報紙印刷可能繼續有所下滑,只是下滑的速度或許沒有前幾年那樣猛;承接海外印刷品的加工產值也可能會繼續下滑,因為這塊產值本來就以來自歐美市場的海外圖書印刷居多,電子書閱讀的日趨增多,美國現行政策對圖書發外印刷可能都會對市場帶來許些影響。

總之,2018年是市場處於繼續調整狀態下的一年,印刷企業的數量會繼續減少,設備更新改造將持續,產能或許是不降反升,因此是存在變數的一年。路在每家企業的腳下,只有看準方向,順勢而為,才有可能把工作做得更好。

 
  關閉視窗
網站地圖 | 隱私保護條款 | 免責聲明 | 輔助功能
©2006 The Hong Kong Printers Association 保留所有權利。
使用本網站即代表您同意使用條款。